【青岛工匠】即发集团杨帆:纬编工中的“火眼金睛”

2019-08-15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

青岛即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工匠杨帆。

【青岛新闻网独家】

(文/刘倩倩 图/宁冠宇)

“当初抱着好找工作的心态,选了针织专业,现在真的爱上了这行。”纬编工杨帆是即墨人,从2008年毕业实习来到即发集团,到如今,11年的实践与钻研,当初的毛头小伙早已练就了一双“火眼金睛”,在编织车间挑起大梁。

杨帆所在的即发集团青岛颐和针织有限公司,承担着集团大部分优质面料的织布工作。纬编工,需要依靠肉眼为机器找茬,做换针接线的精密处理;通俗的讲,就是要把原材料棉纱织成布的织布工。和其他纬编工一样,从挂纱、接线头、接尾纱、辨认纱支、下布、清扫卫生到换针、穿纱套布、挂料、看布面……杨帆每天的工作,都围绕着几台织布机展开。

纬编作为整个纺织的重要环节,通过各个能工巧匠的操作,一根根纱线就能织成一块块布匹,因此,纬编工也是针织行业里最需要工匠精神的职业群体之一。杨帆常常鼓励自己:把枯燥的工作坚持下去,把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,就是匠人精神。

青岛即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工匠杨帆。

从学生到工人 他说实际操作可比书本上细多了

2008年10月17日,这个日子,杨帆记得格外清楚。

这一天,山东科技职业学院(原山东纺织职业学院)针织专业的学生杨帆,毕业实习回到家乡即墨,正式迈进即发集团的大门。“即墨是针织名城,即发又在我们这里比较有影响力,能进来也是很激动。”

“小伙子,能干得住?”

“我学的就是这个专业,喜欢动手操作,而且接受东西快,就让我试试呗。”

机器轰鸣间,杨帆从学徒工开始,一干就是11年。当初负责迎新的韩经理现在还不时感叹:真没想到你小子能干到现在。

杨帆在检查纱线。

刚开始,可真没有杨帆想的那么简单。“工作时才切实体会到,真正的操作比书本理论要细腻得多。”生产中的复杂多变,给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的杨帆来了个“下马威”,也让他从那时起苦练基本功,穿纱套布、排针、更换错针、找错针、接纱……带他的师傅直夸杨帆上手(操作机器)快。

杨帆在接线头。

3000多针中找错针 他仅用了70多秒

“有纱线断了,机器会自动停止运行,就需要我们找到断的纱线,给它接好。”在纬编工的眼里,“接线头”可是个技术活。他们使用的织机有102路,需要102根棉纱,每个棉纱的线头都有固定位置,只要线头断了,机器就会立马停下来,这时就需要纬编工迅速找出断线并接上线头。线头接得快,布就织得多;线头系得小,布面就看不出瑕疵。

在车间里,杨帆告诉记者,纱线直径只有0.4mm,相当于一根粗头发丝,对手上功夫要求非常高。他粗略一算,工作一天下来,线头得接上千个。

杨帆在检查织针。

纬编工的工作,更像是给机器“找茬”,找到问题后,要能够准确处理。纬编工操作的针织大圆机上总共有200根纱线及3000根织针,接线换针的工作看似简单,实际上对其耐心和细心是个极大的考验。

杨帆以“换错针”为例给记者分析。他说,纬编工要会观察织出的面料,错针织出的面料肯定纹路会不清晰,与正常纹路有区别,这样就能判断出错针的大致位置;然后,再用眼力找出错针,同时以最快的速度换上正确的缝针。

近几年,随着纬编行业技术装备不断进步,纬编在针织行业中的战略地位越来越重要。在纺织行业开展的纬编技能大赛,更是让一批批优秀的纬编工走进大众视野,杨帆就是其中一位。

杨帆检查纱线张力。

据了解,大赛分理论知识考核和技能操作考核两部分进行。在技能操作比赛部分,参赛选手需要完成换错针、穿纱套布、找错纱、盖三角等4个比赛环节。根据比赛规则,换错针项目要求选手在120秒内完成从一台织布机3200多根缝针中找出一根不相匹配的缝针,这考验着选手的眼力、经验和现场发挥。2017年山东省纺织行业纬编工职业技能大赛暨全国选拔赛中,杨帆72秒的成绩引得现场一阵惊呼。

最终,杨帆凭借优秀的表现,获得2017年山东省针织行业纬编工职业技能大赛暨全国选拔赛总成绩第一名;此后,更在2017年全国纺织行业“佰源杯”纬编工职业技能竞赛中一举夺冠,被授予全国纺织行业“技术能手”荣誉称号。

11年磨炼,让杨帆的“火眼金睛”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。

杨帆检查布面。

日常勤钻研 他自制小工具提高纬编效率

自从来到即发集团实习,杨帆就决定在这个行业里扎实地做下去。从事纬编工作,他常常和同事一起研究怎样提高纬编效率,从书本中找理论基础,从机台操作中找熟能生巧的方法……据了解,一代代即发工匠们的共同努力下,他们发明了许多有“即发专利”的小工具,来提高工作效率。每位工匠还根据自己的使用习惯,不断创新操作方法。

杨帆提到,在穿纱套布的操作中,为防止金属开针器对针有损伤,他们在工具上进行了创新,用扎带自制非金属开针工具“小叉”,既保护了设备又提高了效率。这一创新被带到纬编工职业技能竞赛赛场后,立即受到业内认可。杨帆还别出心裁地让小叉前部分折出一定的弯度,将效率进一步提高。

杨帆用自制工具压氨纶线。

处理大圆机“掉布”时,一般纬编工都是用毛刷刷织针的针舌,以使针舌重新光滑能勾住纱线。而在即发,则是用一条包装带,穿进一排针的针舌出,来回拉扯进行清刷。杨帆分析,用毛刷刷针舌,要一根针一根针地刷,费时费力;换成即发专属的小工具整排刷,则事半功倍。他们的一系列“发明”,也引得其他选手前来“取经”。

杨帆说,纬编工带给他的成就感,是全国比赛夺冠后登上的领奖台,更是和集团其他纬编工合力解决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后的喜悦。机器轰鸣,脚步匆匆,他早已爱上了这一行,并将坚持下去。

相关文章